當前位置: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
下一步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將如何重塑社會(huì )形態(tài)
下一步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將如何重塑社會(huì )形態(tài)
來(lái)源:本站  發(fā)布日期:2015/4/13  點(diǎn)擊次數:5192

之前看肖知興寫(xiě)文章強調KK一派的觀(guān)點(diǎn)時(shí),我曾經(jīng)回復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其實(shí)是同步放大了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力量,單純強調去中心化是不合適的。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本身看著(zhù)很像個(gè)學(xué)術(shù)問(wèn)題,也并不重要,但實(shí)際上這種趨勢會(huì )影響每個(gè)人,并一定會(huì )改變社會(huì )的結構。那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沖擊下,社會(huì )到底會(huì )走向那里?這也許可以從賺錢(qián)的方式看出一些端倪。
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會(huì )有很多種,但盈利模式不外乎六種


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相關(guān)的公司很多,但經(jīng)過(guò)驗證的盈利模式則沒(méi)有那么多,大致有下面六種:


√ 第一種模式是最傳統的賣(mài)貨模式,可以包含傳統的百貨里的東西和按摩這類(lèi)服務(wù)。這種模式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實(shí)現出來(lái)就是電商和O2O。


√ 第二種模式也算賣(mài)“貨”,但貨有點(diǎn)特殊,賣(mài)的是數字產(chǎn)品的使用權。最初是Windows的License模式,到現在則體現為IaasS,PaaS,SassS的服務(wù)費。Windows,Oracle現在仍是License模式,但云服務(wù)已經(jīng)過(guò)度到只收服務(wù)費了。


√ 第三種則是搭平臺進(jìn)行分成模式。這在起點(diǎn)這樣的網(wǎng)站上體現的比較明顯,在那里作者與起點(diǎn)網(wǎng)分享付費訂閱的收入。


√ 第四種模式是廣告模式。這模式骨子里相當于是賣(mài)流量。而廣告本身又可以分為三代:第一代是電線(xiàn)桿小廣告式的,門(mén)戶(hù)的廣告,電視的廣告都是這種;第二代是Google式的,根據關(guān)鍵字提供相關(guān)聯(lián)廣告;第三代則是基于人的,軟文類(lèi)廣告是這類(lèi)。


√ 第五種則是賣(mài)增值物品。游戲和QQ的皇冠都是這種模式。


√ 第六種是虛擬央行模式。這個(gè)比較特別,需要多說(shuō)一點(diǎn)。央行和一般銀行的不同之處在于:它不賺錢(qián),但制造錢(qián),F實(shí)里央行可以通過(guò)發(fā)行更多的鈔票來(lái)收鑄幣稅,但對于虛擬世界這就是一種盈利模式。想象下只要一個(gè)虛擬社區足夠大,那它的虛擬貨幣就具有極高的交換價(jià)值,這樣一來(lái)發(fā)行量就是可以賺到的錢(qián)。當然你惡意發(fā)行肯定會(huì )在虛擬世界導致通貨膨脹,但在極度通貨膨脹和不通貨膨脹間有很大的操作空間,在很多時(shí)候你可以即發(fā)行10億也可以發(fā)行11億,只要未來(lái)有辦法回收。這背后其實(shí)是貨幣發(fā)行權的價(jià)值,其實(shí)是一種很微妙的模式。這模式邏輯上成立,所以我把它列在這里,但這題目太復雜,在這篇里不會(huì )展開(kāi)太多。


眼下來(lái)看經(jīng)過(guò)確實(shí)驗證的模式大致就這么多,所以可以認為不管一個(gè)公司講了多少讓人眼花繚亂的故事,如果不能在這幾種模式上找到依托,那其實(shí)這公司沒(méi)有未來(lái)。


中心化與去中心化并行的商業(yè)生態(tài)


由這種賺錢(qián)的模式反過(guò)來(lái)可以預測未來(lái)的商業(yè)生態(tài)。第二到第六種模式天生需要大平臺,而這種平臺事實(shí)上不可能太多,這就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催生出來(lái)的中心化。而第一種、第五種模式則天生需要滿(mǎn)足人們多樣化的需求,所以需要把平臺上創(chuàng )建商品的一端開(kāi)放出來(lái),讓更多人參與進(jìn)來(lái)提供具有特色的東西,這就是去中心化。


這么說(shuō)有點(diǎn)倒果為因的意思,但如果回溯到產(chǎn)品本身,一樣也還是這結果。


我們日常所見(jiàn)的五花八門(mén)的商品,大致可以分為兩個(gè)類(lèi)別:一類(lèi)是大批量無(wú)差別的,一類(lèi)則是小批量有差別的。離人越遠的越偏向前者,比如鋼鐵;離人越近的越偏向后者,比如服裝。這在大豆和大米上體現的特別明顯,雖然都是農作物,但大米就要細分很多類(lèi),比如五常大米、盤(pán)錦大米等,大豆則沒(méi)人關(guān)注那么多。


從過(guò)去的現實(shí)來(lái)看,這種商品的特質(zhì)導致兩類(lèi)中心化的趨勢,對于無(wú)差別類(lèi)商品那會(huì )導致某一類(lèi)行業(yè)只會(huì )剩下少數幾家企業(yè),比如鋼鐵;ヂ(lián)網(wǎng)會(huì )使信息透明,而信息透明會(huì )讓這種可以通過(guò)參數比較好壞的產(chǎn)品越來(lái)越集中到少數幾家有優(yōu)勢的企業(yè)里面。對于小批量有差別類(lèi)商品,比如服裝、工藝品則會(huì )在方便和個(gè)性化的推動(dòng)下出現平臺。在這點(diǎn)上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相并行的趨勢。


這種中心化是指少數幾個(gè)大平臺,而去中心化是指平臺上出售的各種越來(lái)越具有個(gè)性的商品。電商平臺和各種商品、商家是這種關(guān)系,游戲與分發(fā)乃至打通游戲賬戶(hù)體系提供虛擬貨幣的平臺是這種關(guān)系,寫(xiě)手與小說(shuō)平臺是這種關(guān)系,搜索與被搜索的內容也是這種關(guān)系。


這種大平臺天生會(huì )按類(lèi)別歸并,所以并不會(huì )很多;但平臺上提供個(gè)性化服務(wù)或商品的則注定會(huì )很多以便滿(mǎn)足不同層次的需求。互聯(lián)網(wǎng)化越徹底,這種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組合就會(huì )越明顯。


這與上面所說(shuō)的賺錢(qián)模式吻合得非常好。除了第一種和第五種模式對應于提供個(gè)性化產(chǎn)品或服務(wù)的商家和個(gè)人,所有其他模式都需要一定的規模才可能產(chǎn)生并持續,而平臺恰恰是支撐這種規模的必須手段。既可以講是平臺造就了那些盈利模式,也可以講盈利模式催生了平臺化。


這在一定程度上會(huì )改變了競爭的內涵。


就像域名資源是有限的一樣,平臺所可能依托的東西其實(shí)是有限的,至少在一定技術(shù)水平上是有限的。所以競爭變成了發(fā)現的游戲,誰(shuí)猜未來(lái)的準確率高,誰(shuí)就有先發(fā)優(yōu)勢。做iPhone這類(lèi)創(chuàng )新需要天才的創(chuàng )造力,但大多的時(shí)候定位平臺需要點(diǎn)“猜謎”和“想象”的能力。


隨之而來(lái)的兩個(gè)結論:工業(yè)4.0陣痛,及“平臺+手藝人”模式


這兩類(lèi)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趨勢很可能會(huì )重塑我們的社會(huì )形態(tài)。


寡頭式的中心化加上工業(yè)4.0,最終會(huì )導致生產(chǎn)無(wú)差別商品的企業(yè)極度精英化,凡是可以不依賴(lài)于創(chuàng )造力、想象力的東西最終都會(huì )被計算機取代,形象來(lái)講就是有一堆機器人把那些不需要太高智能的活都干了,最后剩下的只是電腦無(wú)法戰勝人腦的工作,比如依賴(lài)于想象力和判斷力的,這注定會(huì )是高端工作。這進(jìn)一步意味著(zhù)制造業(yè)所能吸納的就業(yè)人數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少。


平臺式的中心化則會(huì )導致更多的故事。


從財富上看成功的掌握了平臺的,相當于擁有了在特定領(lǐng)域里制定規則的權利,所以必然會(huì )是財富的中心。而各種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使這種平臺的運作和維護通常并不需要很多人(現在頂級三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的所有員工加起來(lái)還沒(méi)有一個(gè)寶鋼多,但收入、利潤等則要掉過(guò)來(lái)看),所以這類(lèi)成功的平臺會(huì )是未來(lái)的財富中心。


從平臺上的產(chǎn)品來(lái)看,差異化是唯一的出路。一件東西之所以會(huì )有價(jià)值有利潤往往是多種因素復合的結果:首先是因為有用,其次是因為信息不對稱(chēng),最后是因為真的稀缺,或者因為喜歡。在過(guò)去很多產(chǎn)品利潤空間大是因為信息不對稱(chēng),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讓信息透明后這部分錢(qián)其實(shí)是賺不到了,因此無(wú)差異產(chǎn)品在激烈競爭下毛利率會(huì )驅零。越是很容易量化和比較的部分越不值錢(qián),而越差異化個(gè)性化的東西越能產(chǎn)生額外價(jià)值。這里確實(shí)能夠吸納更多的人口就業(yè),相當于說(shuō)是手藝人越來(lái)越有生存空間。


這種平臺+手藝人的模式注定會(huì )造成貧富差距,在阿里上做電商的不太可能比阿里還賺錢(qián),越個(gè)性化這種可能性越小,因為目標用戶(hù)會(huì )變少。但這種模式確實(shí)有可能打造一種紡錘形的社會(huì ),并且會(huì )大幅度提高人們的生活質(zhì)量,所以是比較值得期待的。


如果只看中心化那世界其實(shí)是很悲觀(guān)的,如果只看去中心化那世界則是過(guò)于樂(lè )觀(guān)的。未來(lái)更可能是這兩者疊加出來(lái)的一種形態(tài)。


在上述那種經(jīng)濟模式里,兩類(lèi)人能夠很好的找到自己的位置一類(lèi)是在中心化一端的人,這里會(huì )聚集傳說(shuō)中的那些精英;一類(lèi)是在去中心化一端的人,這里會(huì )聚集非常多的手藝人。


這也許是中國會(huì )要面對的獨特挑戰。中國人口構成里最主要的是農民、農民工與工人,并不具備提供個(gè)性化服務(wù)的能力,如果上述分析是對的,那意味著(zhù)非常多的人其實(shí)在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模式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。兩者都不靠就會(huì )變成需要同科技做競爭,而工廠(chǎng)的工人同工業(yè)4.0的趨勢相競爭長(cháng)線(xiàn)來(lái)看是不可能勝出的,作為結果這些人就很可能會(huì )被甩到社會(huì )的邊緣。這種挑戰因為來(lái)自于科技的發(fā)展而不可能被回避。


當然國家與國家間的發(fā)展是不平衡的,在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渡期里可以通過(guò)向其他地區輸出產(chǎn)能來(lái)緩解這問(wèn)題,但這不是解決之道。


社會(huì )不太可能開(kāi)倒車(chē),所以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對社會(huì )而言也許更像是一場(chǎng)帶著(zhù)陣痛的變革。與此同時(shí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對信息傳播方式的影響則會(huì )為變革里注入更多的變數。

0371-63660903
0371-69123368

鄭州市金水區經(jīng)三路66號金城國際廣場(chǎng)6號樓西單元20層2001室

COPYRIGHT © 2014 河南三晶電子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DERVED

 豫ICP備15012620號-1  技術(shù)支持:鄭州擎天做網(wǎng)站

分享到